猪场常见猪病

发布日期:2013年07月10日 来源:华夏养猪网

1 PRRS

这是被指认为近年中国猪病猖獗的元凶、被指认为全国一片蓝的疫病。但是,笔者的临诊实践却大相径庭。在近三年涉及湖北、河南、湖南、四川、广西、江西、福建七省的八十余场次的接诊中只见到六起该病例,不仅临床诊断是如,且为辅助诊断证实;其余场次均为其他的疾病,治疗效果较好;许多生产一线的同仁亦有同感。这不得不令人怀疑认定的PRRS的流行性质与相关问题。

1.1 PRRS的正确诊断不能仅仅依据单一的检测结果

1.1.1目前该病的确诊仅仅依据血清中检出“高致病性PRRS变异株”的抗体和/ 或PCR阳性的结果。杨汉春指出:亚临床感染猪群其血清抗体阳性率在10%-88%,不言而喻,这对于广泛存在带毒的中国猪群来说其诊断价值大打折扣。

1.1.2 人医对HBV抗原抗体系统检测结果是这样评价的:需结合临床,综合分析各项指标方能作出正确诊断。如仅仅HBsAg阳性常见于无症状病毒携带者或急性乙肝患者,必须结合患者的临床表现才能确诊。同理,PRRS检验结果也必须回归临床才能确诊。

1.1.3 PRRSV的隐形感染率很高,其抗体滴度较低;显性感染时抗体滴度高,因此,抗体滴度量的界定极为重要。遗憾的是,在最常用的ELISA检测中,只标明“ 阳性”与“阴性”,尽管可以从OD值的大小来看抗体水平的高低,但依旧未有二者界定的界限。如此必然导致发病流行面扩大的假象。

1.2 PRRS的大体(眼观)病变

1.2.1 本人不同意该病没有特异性病变的说法。自1997年见到第一例流产胎儿到2008年见到的病例所发生的病变一致性极高,均表现为脐带、脐眼周围严重广泛出血,胸腹腔血性积液,肾囊血性水肿,肾脏严重出血与变性。此与斯特劳主编的《猪病学》中描述基本一致。

1.2.2 流产是该病最特征的致病性,临床上最多见。但是,近三年未见他人报道1.2.1条中流产胎儿病变的描述与照片。这似乎有悖常理

1.2.3 如果说因某基因缺失形成高致病性毒株的话,那么为什么在剖检病变又如此一致?既然毒株在质的方面发生了质变,那么必然会在靶器官上留下物质演变的轨迹。故尔,对因某基因缺失就形成高致病性毒株的说法提出质疑。

1.2.4 第二十届猪病大会上,英国诺丁汉大学的McOrist教授指出:除了nsp2基因突变的变异蓝耳病毒株外,是否还有其他的因素才使中国的猪群造成如此大的损失?他还指出:2006年美国同样发现了nsp2基因缺失的蓝耳病毒株,但是损失没有如此之大。他怀疑猪瘟病毒等等病毒的参与。这实质上对变异株的毒力提出了质疑。


1.3 重新审视PRRS的流行特点

1.3.1 卫秀余报道,2008年检测结果表明:PRRS阳性者只占到39.5%,且全部为接种疫苗或自家苗所致。这无疑凸现了人为因素在该病流行中的主导作用,也反衬了对高致病性毒株存在的质疑的正确性。

1.3.2 笔者临床所见的六起病案,一例由接种疫苗引起,五例均是因重度霉菌毒素中毒或/和热应激诱发所致。这从另一侧面凸现了环境因素在该病流行中的重要作用。霉菌毒素对实质脏器的损伤,热应激对免疫力的影响可以打破了猪-PRRSV这一系统的稳态。然而,这一点是人们最易忽视之处,也是至今未得到普遍醒悟之处。

1.4 PRRS的治疗

1.4.1 治疗方案:IFN诱导+替米考星饮水+其他抗生素辅助。IFN诱导是用CSF死苗20―60头份或ND死苗40-120羽的剂量肌注,间隔72小时再诱导一次;200-300ppm无味替米考星饮水,未包裹者应另添加300ppm甜蜜素或5000ppm的蔗糖;若有必要可选用头孢噻呋、支原净等辅助治疗。

1.4.2 因接种疫苗引发的治疗效果良好。例如湖北石首市高基庙的三个小猪场,共计282头母猪,接种后发病216头,治疗后只死亡一头,其它母猪5天左右痊愈;随州城郊猪场存栏476头,接种后发病200余头,未用该法治疗,只用了多种抗菌药,结果死亡150余头。

1.4.3 重度霉菌毒素中毒诱发的PRRS的保育猪、中大猪的疗效次之。孝昌县某专业户存栏723头商品猪,几乎全部发病,治疗后死亡与淘汰大猪共190余头。剖检大量的死亡猪,肝肾均发生不可逆性病变,应为该类病猪治愈率低下的根本原因。

1.4.4 重度霉菌毒素中毒+热应激诱发的PRRS流产的疗效最差,发病母猪无一治愈。剖检表明肝脏、肾脏发生不可逆的变性。

2 CSF

2.1 CSF仍然是中国的第一号猪病

2.1.1实验室检测数据缺乏普遍性。各省市兽医诊断中心所接受的病料绝大多数来自规模化猪场,缺乏占中国总养猪量50%以上的农村专业户与散养户的检测数据。2007年笔者应广西某县政府请求调查了六个乡镇十一个养猪户,剖检表明CSF占到70%,在当地至今有人不愿意或不知道应该接种CSF疫苗;在湖南某县讲座,到会的110多个农村猪场两年来无一个猪场送检过血样。

2.1.2从笔者接诊的八十余场次看,CSF仍然占到30%以上。

2.2中国CSF难以消灭的原因

2.2.1 缺乏强制淘汰携带CSF病毒种猪的法规

2.2.2 CSF疫苗良莠混杂

2.2.3 BVDV对免疫的干扰;半免疫状态对免疫的干扰

2.2.4 全国4000多万头母猪每天产生200多万头新生易感个体、巨大的分散度、兽医防疫体系的低质量均成为全国同步去易感化的巨大障碍。

3 PR

PR是目前控制得较好的猪病,但仍然有以下问题值得注意

3.1 长期用进口弱毒疫苗接种母猪,奶猪可以发生PR,为弱毒返强所致。若发生在孕后期,可产出弱仔,不会定向、吃奶,死亡率高;若发生在哺乳期,多表现为神经型PR,PCR显示是疫苗毒,对新生仔猪用国产基因缺失苗滴鼻可以成功预防。

3.2 一刀切免疫时,会使哺乳至孕前期接种的母猪所产的仔猪易发生肺炎型PR

3.3 在不重视免疫的专业户与散养户,PR常以肠炎的形式出现,易于TGE混淆。

4 FMD

仍然以冬季流行为主,仅湖北就有O型、亚洲Ⅰ型、A型。

5 PPV

PPV在长期流行中致病性已发生变异,那种认为只危害初产母猪的观点已过时。若只对后备母猪免疫,母猪在后续胎次中感染了病毒虽然不表现临床症状,但是有利于该病的流行,引发仔猪的皮炎,在鼻盘、唇、舌、蹄部出现水疱,腹泻,肺炎;围产期接种引起先天性震颤。

6 细菌性疾病

成功控制了病毒性疾病后或病毒性疾病流行终止后,细菌性疾病可能成为猪场的主要疾病。其中S.S、HPS最多见,而APP、劳累氏菌病、梭菌性肠炎、鼻支原体病、滑液支原体病、猪放线菌病、衣原体病等等在不同的猪场各有所侧重。

6.1 除了搞好产房与保育舍的小单元全进全出、合理的密度、母猪进产房与产前的体表消毒外,要特别搞好新生仔猪与奶猪的创伤管理,如此,可以大幅度降低S.S、HPS的发病率。

6.2 改善母猪肠道的微生态环境,预防霉饲料中毒,运用“丝兰宝”可以大幅度降低劳累氏菌病、梭菌性肠炎的发病率。

7 提几个观点

7.1 要有正确的诊断思维:任何时候不能一病一概之,以一种病囊刮所有的病;不要否认历史,否认正在流行的存在多年的疾病。

7.2 猪场的防疫重点就在猪场内,种猪的带毒带菌是疾病的根源。

7.3 猪与病原微生物之间关系是以“稳态”这种形式为主的,疾病的发生是“稳态”的破裂,是谁打破了“稳态”?是我们非理性的养猪环境、是我们非理性的育种经济目标的追求。

7.4 猪群发病了,要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操作、环境、技术上找原因,不要做“日用而不知”的奴隶。

(本站图文全部转载自互联网并全部为免费分享。若有侵权之处请速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联系电话:400-810-5353 举报邮箱:xuefeng@aweb.com.cn)
更多关于 猪场 猪病 的文章

相关文章